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周王侯 > 第一三六二章 被动挨打战术

第一三六二章 被动挨打战术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大周王侯最新章节!

????析津府东大街军粮物资仓库大院角落里,酒糟鼻和络腮胡两名官员气喘吁吁的拿到了南枢密院的书面命令前来,得意洋洋的对着林觉等人叫嚷。

????“你要的命令来了,韩大王可没空亲自来向你们传令,他老人家倘若亲自前来,你们可就要糟糕了。看清楚了么?怎么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卸车了?”

????林觉拿着那盖着南枢密院大印的命令呵呵的笑道:“既然有了这个命令,我们自当听命了。我们巴不得如此呢。早一日交差,我们也早一日脱了干系。”

????酒糟鼻官员冷笑道:“偏要倔强,早跟你说了上边的命令,就是不肯信。累得我们跑一趟。之后这货物短少缺失了些什么,可莫要怪老子们。”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酒糟鼻官员的意思是,这之后自己清点入库之后会故意找茬,说货物短少了。责任自然是在押解的兵马身上,这是要报复林觉等人的不合作了。

????林觉大笑着转头对身旁的马斌和孙大勇等人道:“听到没,这帮家伙居然还要威胁我们呢。怎么办?倘若货物短少了,回头我们要挨罚的。几位兄弟说怎么办?”

????马斌哈哈大笑道:“还能怎么办?一不做二不休,咱们宰了这两个兔崽子便是。”

????酒糟鼻和络腮胡吓了一跳,怒道:“你们胡说些什么?找死么?”

????孙大勇冷声喝道:“找死的是你们。大人,攻城战已经开始了,我已然听到了城外的战鼓声了,咱们该动手了。”

????林觉厉声喝道:“那还等什么?先控制这里的军粮物资,一把火烧了,然后咱们再去南城,给他们来个里外开花。动手!”

????络腮胡和酒糟鼻两名官员和十几名随从脸色剧变,拔脚便走。孙大勇马斌梁七等人动嘴更快,早已纵身而出,长刀闪烁的片刻之间,十几人立刻了账。与此同时,角落里早已准备完毕的一千多名亲卫已然翻身上马,他们从幽暗的院子一角狂风一般冲向远处库房所在之地,长刀高举,喊杀震天,横扫而去。

????东大街库房是析津府四处库房中的一座,也是最大的物资粮草库房所在之处。这里有上千辽军守卫着。林觉等人所在的是外部院落,是供车马停留装运之处。真正的库房重地在北边围墙之内的院子里,大量的看守辽兵也聚集在那里巡逻。正因如此,众人在外边院子里的一番行动才没有太多人注意。林觉等人此番混进城里的目的便是制造大量的混乱,原本就要寻找像仓库兵营这样的地方进行攻击骚扰,没想到直接被带到了东大街这座库房之中,那自然是不肯放过了。粮食物资的库房着火,那是最动摇军心之事,是最能让守城的辽军人心惶惶的举动。

????上千兵马往北边库房重地疾冲而去,两处院落之间有巨大的木门相连,平日这里的门都是紧闭着的,但此刻因为马上要进行清点卸货入库的行动,所以此刻这道大门大大的敞开着。当落雁军骑兵从

????黑暗中冲出来直奔北院而来时,守卫的辽军立刻便发现了异样,他们的反应也算迅速,辽军头目立刻大喊着让士兵关上大门。

????然而,落雁军得行动突如其来,且又是骑着马冲来,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实在有限。当大门关上了一半的时候,马斌和孙大勇带着数十名骑兵已经抵近在三十步之外。

????嗖嗖嗖!落雁军骑兵手中的连弩还是发射,几十只连弩的攒射将奋力关门的十几名辽军士兵尽数撂倒。马斌孙大勇等人纵马冲入院内,突破了北院门禁。后方冲来的骑兵将木门撞的大开,骑兵们如洪水一般冲了进来。

????四周几座辽人的箭塔上箭下如雨,同时,急促的示警的号角声也刺耳的响了起来。所有在此处驻扎的辽军兵马立刻冲了出来,嗷嗷叫着冲上前来堵截。但这些辽军岂是对手,仓促之间的迎战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落雁军连弩齐发,四处射杀。数百辽军好不容易聚集起来迎击,只片刻便被射杀上百,大声怪叫着四散而逃。唯一对落雁军骑兵有威胁的便是几座矗立的箭塔,上面各有七八名辽军弓箭手往下胡乱放箭。但他们很快便无声无息了,因为白冰梁七等早已在冲进去的第一时间便将目标锁定在他们身上。白冰冲上院门东首的箭塔,将上边七八名弓箭手尽数砍翻的同时,梁七也和三名亲卫冲上了西首箭塔,将上边的弓箭手全部扔了下来。

????整个库房的战斗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落雁军亲卫们的目的也不是将四处奔逃的辽军尽数杀死,他们只是要控制库房点火罢了。火头很快在十几处库房中冒起,借着秋夜的北风熊熊而起,烧的红红火火。当大火冲天而起时,一千多落雁军亲卫骑兵已经冲上了东大街纵马驰去。

????……

????攻城战进行的看似很是激烈,攻城的大周兵马方阵已然抵近了护城河边缘。城头数万辽军万箭齐发,无数的羽箭完全将攻城方阵覆盖。攻城兵马举着盾牌组成盾阵,像是一只只缩在龟壳里的乌龟趴在地上,任凭狂风骤雨一般的箭支在他们头上浇下。厚厚的大盾上密密麻麻钉满了箭支,硬是让这一只只大乌龟一般的方阵变成了一只只趴在地上的刺猬。

????但让守城辽军上下奇怪的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往城下攻击的打算,也没有在护城河上搭建通道的想法。他们只是缩在一起忍受着箭支的侵袭。虽然他们的盾牌保护的很是严密,暴风骤雨一般的箭支并没有能让他们死伤惨重。但是劲箭不时将盾牌射的爆裂开来,从盾牌的缝隙穿透进去,总是会让对方有所伤亡。更别说还有强力的床弩对他们阵型的轰击了。儿臂粗的铁头劲弩每次轰入阵型之中,总是能将对方的盾阵轰出一个大大的缺口。在对方弥补这缺口之前,总是有数十人被乱箭射杀。如果对方保持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城头的辽军倒也可以用有限的十几张床弩一点点的将这些愚蠢的攻城者蚕食殆尽。

????就在此时,城中的火头被城头辽军发现

????,很快韩德遂得到了消息,他连忙转到城楼北面,朝着城中火头冒起的方向眺望。

????“怎么回事?那里是什么地方?怎么着火了?”韩德遂大声喝问道。

????“具体尚无消息,但那方向,似乎是东大街粮食物资库房方向。”旁边将领忙道。

????韩德遂怒骂一声,心中恼怒不已。很显然城中混进了敌人,在这个时候开始捣乱了。

????“大王,是否让卑职带一队兵马去瞧瞧?”一名将领沉声建议道。

????韩德遂刚要点头表示同意,忽然间他警觉了起来。他的脑海中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场攻析津府之战。正是对方攻破城门,迫使自己分兵去夺回,这才导致城墙全面失守。此刻若是分兵,对方很可能故技重施。城中捣乱的敌人不知多少人,也许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也许他们正是要自己分神。

????“不用,传令下去,城中各处守卫兵马和衙兵,全部向东大街集结。城里几千兵马应该能够剿灭这些捣乱的家伙,城墙上的兵马一个也不能动。东大街库房烧了便烧了,我们还有三处库房,粮食物资足够用,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守城。”韩德遂沉声说道。

????众人只得遵命,韩宗昌命人下城传令,城中各处要冲之处还有不少人手,聚拢起来也有三四千人。这些人在城中去平息事态应该也是够用的。

????攻城还在继续,很明显,攻城方的兵马也有熬不住了,一只攻城方阵已经被打散,攻城的大周兵马组不成盾阵,纷纷往后逃窜。数百名士兵被密集的箭支追着屁股射,死伤惨重。其他的攻城方阵也有松动的迹象,可能连他们自己也不明白突入城下被对方用箭支和床弩肆意攻击的意义何在。

????“坚持住,相信林大人他们。”马长青咬着牙告诉自己,硬是在韩刚投来疑惑的目光的时候回避了他的目光。他知道韩刚的疑惑,韩刚怕也是不明白为什么己方兵马要这么做。

????韩刚确实不明白为何马青山不发动猛攻,而是缩在城下被动挨打。攻也不攻退也不退,这是怎样一种攻城的手段?自杀式攻城么?即便不惧战死,却也不是这么个死法。

????城头上的韩德遂其实日子也不好过,他们的箭支都被消耗了不少,辽兵们已经射空了几只箭壶,但其实战果相当有限。对方死伤不超过千人。对方的防护实在太好了,特制的专门为攻城所制作的六角大盾抵抗弓箭的能力实在太强。每一队方阵都像个缩头乌龟一般趴在城下,确实是活靶子,但箭支覆盖上去却不能伤其皮毛。只能靠床弩轰击,靠着劲箭将这些木盾射得碎裂才能造成杀伤。然而床弩数量有限,起到的杀伤效果有限。韩德遂都有些怀疑对方是在玩草船借箭的把戏了。

????但这不是最让韩德遂担心的,毕竟箭支这物资准备的充足,他最担心的还是城中的局面。他已经数次回到城楼北边观瞧,城中的局面似乎已经有些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