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家的长孙媳 > 第513章 苏氏被逐

第513章 苏氏被逐

作者:刹时红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首辅家的长孙媳最新章节!

????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神气十足地挺着胸膛:“顾氏想必还记得简娘子的乳母杜嬷嬷吧?”

????“虽说与杜嬷嬷不算相熟,不过孙媳记性好,所以还有印象。”

????“你承认有印象就好,那想必接下来的事你也狡辩不能了。”老太太把脸转向兰庭:“沈氏挑中顾氏当你媳妇时,说的是否顾氏宁死不愿委身豪贵,性情贞烈妇德勘彰?为这一件事皇上还申斥了荣国公府的三公子,郑公子如今还被拘在京中呢!圣德太后与皇后也表彰过顾氏贞烈,所以她虽与咱们家是门不当户不对,我也不挑剔她的出身。”

????老太太说到这里故意一顿,目光从兰庭到春归脸上来回瞍巡,从两张脸上看见的竟然是如出一辄的云淡风清,老太太心里立时便有些窝火。越发是把脸往长里板,眼往圆里张,语气更是拔高激昂几分:“结果你道怎的?我听杜嬷嬷说了才知道,原来顾氏压根就不想拒绝给人做外室,什么节烈全都是她用来骗人的说法,倒是她的生母还算硬气,宁死也不肯答应让女儿为人外妾,逼得顾氏不得不听从!”

????原来老太太先是和简娘子往来,紧跟着又闹着要回江家,计划着让江家废尽苦心把杜婆子找了来,结果就是为了捅破这样一件……无稽的事?

????虽说也熟读过女则内训,但春归着实不了解她这也算是一则罪名?原本想着和老太太好生理论理论,刚一张口,就触及了兰庭的目光。是劝阻的目光。

????“欺君之罪,可不能张口就妄加于人。”兰庭打了个疑似官腔。

????老太太这回难得的听懂了,重重一拍几案:“庭哥儿你要是不信,我连人证都喊来了踌躇园……”

????“我并非不信,实则极其相信那位杜嬷嬷一定会证实老太太的话,可又如何?孙儿着实只信孙兄伉俪之言。”兰庭道。

????这话也说得十分的直接坦率了。

????老太太找来的奴婢当然是按照老太太的授意行事,兰庭直接宣告见都懒得见,而且明说用孙宁和简娘夫妻二人的证言就足够怦击杜婆子的说法。

????“赵兰庭,这回我可容不得你……”

????“江老太爷和魏国公暗中勾结。”兰庭稍稍抬起眼睑,他着实也不认为自己而今需要逼视老太太,在春归听来,兰庭甚至连语气似乎和平常相比都并没有一丝变化,就好像在寒喧“今天天气真好一般”。

????“你说什么?”老太太的怒吼却有如旱雷拔地而起:“你这是威胁我!”

????“前一段儿市坊间流言四起,谣传太子妃是为皇上私下处死,我有真凭实据,江老太爷正是散布谣言的人。魏国公获圣宠,老太太大约觉得江老太爷又有了新的凭靠,不过我有一句忠恳之言,还望老太太千万相信。”兰庭甚至起身,持礼。

????春归也连忙起身,持礼。

????姿态高低什么的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她已经感应到了她家赵修撰身上蓬勃的杀气,这说明接下来的话绝对不那么让老太太愉快的,春归表示喜闻乐见,那么虚伪一下就很有意趣了。

????“孙儿有的是自信说服魏国公,甚至用微若鸡毛之益就能换其弃江老太爷为废子,老太太或

????许不大明白外务,孙儿可以详细述之……而今时势,别的什么人参涉党争并不要害,但皇上一旦知道江老太爷仍然贼心不死,为了十殿下的日后,江老太爷也必死无疑。”

????老太太完全被这番话给震呆了。

????“江老太爷毕竟为老太太兄长,且又眼看风烛残年,孙儿着实也不愿赶尽杀绝,只望老太太能够体谅孙儿的难处,日后就别再妄图算计孙儿及内子,否则老太太的计划尚未达成之前,怕就得连累江老太爷家破人亡了。”

????说完这话,眼看着老太太成了只呆若木鸡,兰庭用忽而温柔的目光示意春归“媳妇咱们可以撤了”……但在旁围观的苏嬷嬷这回竟然难以容忍了,上前一步昂头挺胸地伫在兰庭的跟前。

????兰庭:……

????春归:……

????突然心有灵犀,这个老奴终于忍不住要作死的感觉了。

????“大爷休要恐怖其辞,老侯爷毕竟是十殿下的外祖父,皇上怎能如此的六亲不认……”

????兰庭和春归:呃。

????赵大爷竟然都是呆了一呆后才找回一家之主的感觉,摇着头叹无声:“我呢,着实也不屑于为难奴婢,不过苏氏你的一再作为着实让我觉得厌烦了,把你多留,倒是老太太才更不得好了。苏氏,今日这番事故是你在后主谋吧,你说什么节烈贞操……苏氏你有胆量与东方宫令一见否?”

????东方宫令……

????既然为宫令,春归自然是有所耳闻的,这位东方宫令据说已经九十有三,然则齿不摇眼不花行走铿锵,最关键的是她是宫中负责验身的女官。

????也就是说,兰庭显然也已经知道了苏嬷嬷并非完璧之身,且是和谁有奸情的事由。

????江家还真是……有这么大的阴谋居然还搞得漏洞百出啊,春归无声感慨。

????苏嬷嬷可不是普通奴婢,她是自梳奴,终生以不嫁为荣,这一类奴婢普遍也会获得相对普通奴婢而言更高的地位和更佳的名誉,一般而言这类自梳奴是不会被主家发卖,甚至主家获罪,她们也不会没为官奴的。

????但倘若自梳奴被证为有名无实……

????下场当然极其凄凉,而且连她的主人名声也会受损。

????先帝时就发生过一起事故——自梳奴实则与男主人有染,事态闹扬后,自梳奴被处死她的主母竟然也被休弃,罪名是“辱节图名”。

????这也真是个贴切的罪名,因为那主母常以拥有自梳奴为荣,显示她自己是多么的贤良,实则却早知身边婢女已经和丈夫暗渡陈仓,主母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既能阻止婢女“荣登”姨娘之位,又能让自己获得名声的办法,的确够得上辱节图名了。

????兰庭不是想威胁苏嬷嬷。

????“你自己回江家吧,我给你三日时间。”

????这是最后的通告。

????“赵兰庭,你竟然……”一个气呆了的苏嬷嬷,加一个气炸了的老太太,同时说出了这六字,而后连老太太都愣了。

????她仿佛当真保不住苏嬷嬷这个仅存的也是顶极的心腹了!!!

????“赵兰庭你站住!你和顾氏的日后我再也懒待管,我身边的人也由不得你发落!”

????“我不发落,老太太是得等到族中发落了吗?”兰庭显然已经不能再容忍苏嬷嬷继续在太师府滞留了。

????春归最终和兰庭从踌躇园扬长而去,不过很快他们又再次接到了踌躇园的召唤——传话人不再是苏嬷嬷,这个自梳奴很明智地选择了归去江家,是要成为老姨娘还是持续做为自梳奴完全不在兰庭的关心范围,但这一个传话人显然比苏嬷嬷还要令他不愉快。

????春归表示“心有灵犀”。

????传话人竟然是和柔。

????老太太因为连苏嬷嬷这一心腹也折戟沉沙,显然有些气急败坏得走火入魔了,这日是仿太后的身份下了懿旨——勒令兰庭必须纳和柔为妾。

????“长者赐不敢辞,赵兰庭你难道还敢拒绝?我可跟你说了,和柔我已经替她赎了良籍,可由不得你们随意找个由头发卖!”

????春归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懒懒垂着眼皮子。

????兰庭倒是抬眼盯了和柔怕有十息……

????“老太太纳的妾,孙儿确然不适宜有所异议。”

????春归险些没有忍俊不住抱着肚子极其不雅的两声“哈哈”。

????赵大爷这话真是绝了,贴应着那句长者赐不敢辞,但“老太太纳的妾”这话就着实“穿凿”了,更何况后头那半句话?这是要把老太太与和柔凑对么?春归当真觉得赵大爷真真让人刮目相看,话说得能再损些么?你怎么不说老太太要改嫁?

????然则老太太却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知道就好了,总算还算些微孝道。”

????春归:……

????不行了,赵大爷再不带着她扬长而去她立马就要笑场了。

????“如此,孙与孙媳告辞。”兰庭果然读懂了春归的心声。

????“等等,我话还未说完!”老太太来了个深呼吸,看得出已是尽力平息怒火了:“庭哥媳妇既是未来宗妇,拜过祖祠,理当回京都掌理内务,不适合久留金陵了,庭哥儿既然答应了纳和柔为妾,和柔从今日始便是姨娘了,倒是正该跟去金陵服侍的人。”

????兰庭:“和柔是老太太纳的妾室,正该服侍老太太的起居,怎么成了正该跟去金陵服侍的人?”

????老太太这才醒悟过来:“什么是我的纳的妾室,我一个内宅妇人哪里可能纳妾?和柔可是你生母当年……”

????春归认真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这件事早就有论定了吧,连和柔自己都不敢认婆母有那样遗命。”春归其实很想质问的是老太太,竟到了此时你还有脸提起朱夫人,并用朱夫人的名义相逼?老太太你晚上当真不做恶梦的么?你怎么直到此时还能够理直气壮?

????“夫人确然嘱咐了奴婢终生服侍大爷……”

????“和柔,你而今已然不是奴婢之身,又何必再说终生为奴的话?”春归展开利齿。

????兰庭突然觉得痛快极了,他也立即附和道:“老太太若纳和柔为妾,便留和柔在踌躇园服侍,老太太若坚持‘长者赐’,那孙儿就要请老太太连和柔身契也一并赐下了,毕竟良籍女子,非奴隶物件,不是由人赐予的。”

????到底还是拉着春归扬长而去了。